就在去跟留之間
處在曖昧不明的狀態

像傷口剛要恢復的時候
如果不去觸碰,可能很快就癒合
一但觸碰了...
鮮血汩汩地一直流...

懦弱....
是誰在逃避...
而我只是一直在氣自己...


創作者介紹

Living Passbook

midolliss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